旺秀才丹:长诗《走神》《空行》创作随感

本站原创 旺秀才丹 2024-02-28发布


一、我对《空行》长诗的表述


四月份写了十多首短诗

之后写了一首长诗《走神》

写完意犹未尽

借着这个感觉写了《空行》

本来是想向帕斯、庞德、艾略特、威廉斯等长诗诗人致敬

尤其是帕斯的《太阳石》,365行?

结果写作中没收住,写了近五百行

原来想的是十二节,代表十二个月

结果最后一节原谅了所有的人

正好十三也是藏人喜欢的数字

 

我在这十二个月中处理了一些题材

故土、童年、红尘中孽缘、酒和梦幻

挥洒汗水的世俗事业、人间灾难、桎梏心灵道路的世俗传统

原始未觉的烦恼:母亲;疾病、医王、处方

寻心;内心的护法神;回到日常

祈祷……

 

相比威廉卡洛斯威廉斯的《帕特森》

我这个算好的

信件,文章,注释

他那个什么都入诗歌

我这个相对简单,有条线,每一节一个主题

 

我理解的“空行”,并非特指“空行母”

我喜欢这个词给大多数读者的陌生感,间离感,甚至神秘感

也喜欢抛开背景的直接的意义,就是空行,任随读者理解

就像我前一首长诗《走神》

神走了,走神了,走的神

你随便理解

也可以理解为修行中的掉举

——这是一种普通读者读了也有意思,专业人士读了也有意思的诗歌

 

《空行》实际上是认同最终的“法性本空”的基础上

同时认同“显空一体”

即:“物我自性空不可得,与有作为并不矛盾”

即:“得知诸法是性空,遵从业报因缘行”

是以实有的心灵记忆,将貌似实有的人生经历

作为心灵成长的资粮

并非是“空而不行”,而是“空且随缘行”

任运而化,来反观成就自己的一切世间行

通过说出这一切,期待自他有缘者能够籍此看穿、然后放下

 

本来一首诗歌就是一次洗礼,一场感悟

是心灵垃圾的宣泄,是挂碍思绪的释放

《空行》这首长诗也是

它更多面对普通的读者,但是也暗含了心灵解脱的诸多窍诀和法门

是我大量阅读及喜欢的语句的集中展示,尽管忍痛删除了许多

但留下的都是宗喀巴大师“用通俗语解说所得善”这一理念指导下的词句

很多句子都可以多个面向阅读理解

我没有过多倾向大成就者、密续的解读

可能更着眼于当下世间的面向,比如官场、疫情、灾害

 

对母亲一节我更多是从传统角度的抒写

我知道她其实是智慧烦恼的象征,是修心的增上逆缘

是坛城中的佛母,是净观中的本尊

我所秉持的是,从世俗层面理解她的苦,看穿她,随缘遵从她

她是我修行的一部分,并不完全是世俗

也是能够使我解脱的最大的对境

 

本来准备花几个月慢慢写

结果从5月中开始,半个月就基本写成了

准备陆续修改

放上一两个月

再注入一些更清晰、更顺畅、更准确的血肉

 

玉树诗人那萨评论《空行》是“一个人的编年史”

都想过是否把这句话当成副标题?!

再消化,冷却,然后还想增加一些东西,同时删除一些

再润色一下,

 

准备纳入我构思中的长诗诗集——《青藏病人》

我出生在青藏高原,在吾族信仰的释迦王子这位心灵医王的眼里

六道众生就是病人

我就是“青藏高原那位知道自己生病了的诗人”

 

二、未能在《空行》这首诗中完成的写作计划


1、汇集素材,“这是一个筐,一生所有的,和所无的,都可以往里面装。——题记”(20220508)

2、逐步理理清楚思路,这首诗是一首大诗;是有和无的梳理,是我半生经历、价值观和佛法的水乳;

3、以酒色勾人阅读,植入虚实的日常,通俗白话的人生哲理,使其好看,丰腴,耐看,越看越有味道;

4、骨核一定是批评的,理性的,反世俗的,有地震,瘟疫,有权利的扭曲,有执法者的戾气,无常,苦,空;

5、素材积累到一定程度,然后酝酿好情绪,争取一两天将此串成;

6、文化的,地域的,信仰的,世俗的,边缘的,独特的,传世的;

7、始于欲界,终于法界。精致打磨,利于传播。纳入《青藏病人》,作为代表性长诗,下一步出一本长诗集。留给藏族诗坛,评论界,学佛的人去咀嚼。

8、十二段(象征十二个月),然后每一段30行,共计366行

史诗,情诗,政治诗,哲理诗,田园诗

生与死、爱与恨、历史与现实、神话与梦幻

孤独与理解、拒绝与接受、追求与绝望

打乱了时间和空间的界限

将神话、现实、回忆、憧憬、梦幻融为一体

激越的情感、深邃的思考和丰富的想象力。

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浸游,在人生经历的记忆中打捞

(366行,致敬帕斯584行,致敬上师,曾写道一年有366天)

不着急,慢慢酝酿。也许半年,也许一年。时间越久,酿出的酒越醇香。(20220516)

2022年6月1日,不断修改,打印,冷处理。已经打印了五六稿。从最初的设想的12个月12节,最终添加成了13节。

必须要从开篇的仇恨中解脱。否则就成了一个疙瘩,一个死绳扣,所以结尾添加了共同的祈福。

再放一个月。应该是一首力作。一首好诗。是我诗歌创作的重头戏。

 

三、写长诗如同卡车跑长途

 

诗人分三种,写短诗的,写长诗的,长短诗都能写的。

短诗是才华。长诗要有耐力。没写过长诗的诗人,就像没有开着卡车在青藏线上跑过长途的司机一样。长诗要铺陈,要扩散很多东西,也要从叙述中平衡诗意。

个人喜欢写长诗的感觉,意外发现音乐家朋友们都喜欢交响曲。听他们在酒桌上充满激情地谈论、分享各自喜欢的经典,感觉特别棒。虽然诗歌和音乐不是一个系统,但一个是音符的舞蹈,一个是文字的芭蕾,都是在“心灵激情”的作用下的抒写和讴歌。一首长诗是一次旅行,一首交响乐,何尝不是一次恢宏的远征呢。比如他们甘之如饴的斯美塔那的《我的祖国:沃尔塔瓦河》,在我感觉中,就是一首荡气回肠、酣畅淋漓、意犹未尽的长诗。20190508

没有开过长途的司机,只会赞美郊区。帕斯的《太阳石》365行;艾略特的《荒原》共400多行。都是传世经典。短歌当然好听,益于传唱,但是交响乐的辉煌和震撼,更令人久久难忘。

和兰州诗人高尚老师聊诗歌,说到两点,一是像和理,二是短和长。我认为,1.从诗艺角度,像是“标准动作”,无像非好诗;而从言志角度,理是诗之盐,无盐诗无趣。当然比例很重要,我今后需要注意;2.从语言角度,无好句子的短诗非好诗;但也是从情感角度,非层层盘剥、鞭辟入里、节节递进、酣畅淋漓的长诗,不足以抒写丰富而又复杂的情感世界。人类的情感非闪电一瞬即逝,而是丽日蓝天、风云积聚、电闪雷鸣、磅礴大雨、雨过天晴、龙蛇万象……所以对于写过很多长诗的我来说,早年曾经固执地认为,不写长诗的诗人,不是一个完整的诗人。如同一个没有跑过长途的司机,他的驾驶生涯是有缺憾的。……不记得上一次和人谈论诗歌是何时了,但西域兰州的这位诗人兄长,眉眼和嘴角的个性棱角,给我少见的启迪和语言快慰,这是一位对他人、对鸟禽皆带着关爱和营养的诗人朋友。和这样的朋友相处,会感受到质朴的关爱,会让人更清晰地检视、认识自己。

看到一个直播,你所赞美的写过最短诗歌“网”的北岛,在向访谈者表述,他正在打磨他的“千行长诗”呢。

从另一个侧面来看,我的长诗是:一个居家看书看剧并且喜欢思考和回忆的男人的自言自语。(20230511)

 

四、我从三个层面理解“空行”

 

《空行》这首长诗写到这个阶段,在阿吾瑙乳的启发下,我想了一下,才发现我是从三个层面理解“空行”的:

1、视万物为虚幻(空),而修积二资粮(行);也就是“得知诸法是性空(空),遵从业报因缘行(行)”—-这是中观、大手印、禅宗“不二”、“无心”、“无见”、“任运而行”的角度,是狂喜之后的生活。直面日常,净观日常人、事,包括亲眷;该吃吃该喝喝啥事别往心里搁,平常心、当下心的禅悦生活;

2、显空一体的本尊代表,智慧与方便兼具双运的勇士空行护法,“形象显现为生起,其性空虚为圆满”的生圆二次第的“显空一体观”,以及除障利众的角度;

3、是建立在世俗生活实有基础上的虚幻。故土、酒色、传统,诗歌,天灾人祸,政治。世俗生活就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的“空、行”生活。而空行母的妥巴,是可以盛装世俗生活所有挂碍的容器……

(2022年6月5日,随记)

 

五、庞大的《空行》,还是截稿吧

 

再读,修改若干词句,定稿。这个诗歌太庞大了,再去添加,购置,重组,好像有些心有余力不足了。这几年收集的素材,可以另外使用。这个长诗,还是准备截稿了。备忘(2023年4月8日)

 

六、密续行者,本就不在舒适区

 

密续行者,若深刻彻悟密续的奥妙

就会知道,修持它,本来就远离了世俗精神的舒适区

反世俗,破除二元对立,与悖论共处

超越一切世间的桎梏

密续本就是“设计用来颠覆你、摧毁你舒适圈的法道”

从头开始就在走一条快速摧毁我执的行程

这一切从心灵层面,件件都是惊世骇俗

刹那刹那心念就在魔佛之间切换腾挪

这是世间最危险,甚至不择手段的心灵冒险

是冲破世俗心念牢笼的最具革命性、颠覆性

最彻底、决绝、最具颠覆性的自我阉割和超越

这条路不是一条易行道

心灵要脱离常规,既成的模式可能会完全颠覆

同时超越参考点、文化执着和价值观

离于逻辑、辨证、条理、推测、理性与假设等包袱

随时随地充满各种陷阱和迷途

稍有不慎,就会步入魔道

所以这条路尤其需要成熟的领路人,传承千年的导航图

还需要勇气、胆略,常人不具的精神探索意愿

若称佛教密续的践行者,尤其是空行道歌的吟诵者,安住舒适区

则世间无人敢称在舒适区外行走

(2023年7月7日,花水湾。有感于“舒适区”的一则感想)

1709050847273440.jpg

 旺秀才丹,男,藏族,甘肃省天祝藏族自治县人。1985年开始诗歌写作。出版有个人诗集《梦幻之旅》(2002年)、《旺秀才丹诗选》(2019年)、《魔幻春秋》(2022年)、《旺秀才丹诗选(藏汉对照)》(2023年)。现为某高校学报编审。

其长诗《走神》创作于2022年4月30日—5月1日;长诗《空行》于2022年5月17日-6月2日初稿,2023年4月8日定稿。两首诗均发表于藏人文化网。 


相关链接:旺秀才丹长诗:走神

旺秀才丹:空行(长诗)

请扫描二维码分享
1790阅读 24 编辑:岗路巴
相关推荐

Copyright © 2004-2024 tibetcul.com.
陇ICP备05000171号 | 甘公网安备 620100020000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