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西散文:茶 语

本站原创 德西 2024-06-21发布


好的东西都有侵略性,不是入了眼就是入了心。

大约在五六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有缘品尝了台湾洞顶乌龙茶,尽管之前喝过乌龙茶,但这一款独特的味道让我一见钟情。后来在茶市也买过几次,口感总觉得不如台湾冻顶乌龙,颇有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感觉,于是就一直念念不忘台湾乌龙茶,相思成灾。昨晚爱人说在成都的茶博会台湾展厅买到了我心心念念的冻顶乌龙茶。这个消息没想到让我开心兴奋了大半天,居然失眠,隔着屏幕看到的包装也是符合我审美的风格。此刻感觉语言文字都是多余的。于是在黑夜里躺在床上开始怀念冻顶乌龙茶有花香略带焦糖香的味道,我坚信我是脸上泛着微笑睡着的,才发现幸福于我很简单。

冻顶乌龙茶如我是个急性子,需要沸水急泡急出,喝它第一口一股浓郁的绿茶香味充满味蕾,经过口腔的温润,滑到喉咙处又是一股红茶醇厚的香味,合着奶油如波浪状在口腔里连绵让你欲罢不能,当它丝丝滑滑跌进你的体内,你会迫不及待喝第二口。不愧为“茶中圣品”。古人云“茶兼花香为更强”乌龙茶一缕高香如人心怀,香得令人心旷神怡。但清香、浓香、陈香却又千差万别,各有风味。如果把茶和四季对应,乌龙茶应该属于夏天,热烈奔放,让你酣畅淋漓。绿叶镶红边的冻顶乌龙犹如贵妃般雍容华贵,就其特殊的气质,必须耐得住静置的寂寞。

翠叶烟腾冰碗碧,绿芽光照玉瓯青。绿茶应该属于春天,轻盈清新,像雨后的新芽,像刚刚收割的青稞的清香气味那么诱鼻。像杭州的龙井、四川蒙顶绿茶。每年早春喝到新茶又是一种幸福和小资,很长时间里以为茉莉花茶最好在四川,没想到去了福建,才发现福建的茉莉花茶味道更胜一筹。如它的建盏工艺独占一隅。今年朋友邀请去蒙顶山他自己的茶庄,只因采茶时间和假期冲突未能成行,有点小遗憾,不过今年的第一杯春茶却是在重庆磁器口一家清代民居周家大院的老茶馆喝到的,位置很偏僻,不是刻意去找是找不到的,这家茶馆是我来重庆必打卡的地方,说是茶馆其实就是自己家的堂屋和屋外支起的四张桌子。与热闹的磁器口成鲜明的对比。房屋的摆设家具都是老物件,保持了简单古朴原本的样子,很有年代感。在一个有着百年故事的老屋喝茶,静静的不说话渐渐沉淀其中。一砖一瓦都泛着历史的光芒,那些日子也是从很远走到今天,而我真切的感受到生命是一梁一柱磊砌。唯独这人间烟火气,能温柔整个世界。春茶的清香合着古旧的味道,那一瞬间却上心头的别有一番滋味。

六堡茶和伏茶当属于秋天沉甸甸,几经风雨沉淀下来变得厚重、沉稳,独有的琥珀色如玛瑙般艳丽,给人以古朴而高贵的感觉。又像《廊桥遗梦》的罗布特,像《飘》的白瑞德。有故事、有味道成熟的中年男人,会让你感到特别有安全感,当你困了,累了的时候依偎在深爱的男人宽厚的胸怀里,枕着含有淡淡槟榔味合着几许陈旧老味道久久不愿醒来。即便是隔夜茶依旧可以饮用丝毫不影响口感。它像年份酒耐于久藏,越陈越好。

大红袍香气馥郁有浓浓的兰花香,香高而持久,是大部分男人喜欢的味道,像久经沙场的霸道总裁,桀骜不驯。但它太适合在无垠的草原和高山的湖泊旁品用,空旷干燥的空间加上炙热的阳光,让它的浓郁蒸发掉一半再次饮用时我就觉得味道刚刚好。用上一壶清泉水,此刻必须静下心用“功夫茶”小壶小杯细品慢饮才能真正品尝到岩茶之巅的禅茶韵味。

白茶它属于冬天,裹着淡淡的艾叶味,想年事已高看老了风雪的慈祥老人,要历经风霜岁月的更替,它才能经受住一次又一次的蒸煮,俗话说:“一年茶、三年药、七年宝”。我喜欢在冬日里围着火炉,看它在玻璃壶里翻腾,茶色由浅变深,加上一片新会的陈皮,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陈皮香味,松涛烹雪醒诗梦,竹元浮烟荡俗尘。这个时光适合思念。如果说绿茶追求的是甘鲜,而白茶胜在岁月转化的醇厚,浅尝上一口,便能享受岁月的赠予。

红茶也应该属于冬天,醇厚的汤色像冬日里的暖阳,最爱是滇红和金俊梅,红茶具有无限的包容性。适合和朋友在冬日的暖阳下或是在晚上泡一壶闲聊天。直到遇见墨脱的红茶,我只能移情别恋了,墨脱的红茶如墨脱的人一样执着洒脱,十几泡下来汤色依旧,不是独有的气候生长的茶树再有技术是做不到的,这是大自然的馈赠,林芝的朋友说世界只有一个墨脱,墨脱拥有全世界。我在喝茶的时候品到的是一种坚守的坚韧。

有一款小众的茶--碎银子,它是我的小情人,它当属于四季,浓浓的糯米香味紧紧包裹着普洱茶,糯向本身是粮食香气的一种,它没有花香、果香那样强的冲击力,是一种绵柔温和的香型,和熟普醇厚的风格正好搭配。它像一对相濡以沫、白头偕老的夫妻,执子之手与之偕老。始于初见,止于终老,有幸相遇,不负遇见。是对它最好的解读。碎银子粘稠饱满,喉韵连绵。是普洱熟茶中的高端臻品。它不矫情,就四五粒足以让你享用一天的时光。它不像其他茶通常在叶片完整舒展后,味道不断释放并消耗殆尽,而碎银子因为特别紧实,不论如何冲泡,每一个颗粒都不会散开。对于生活在高原上喜欢喝清茶的朋友,这款作为替代品当属首选,我喜欢在周末的清晨在尼西黑色土陶罐里熬煮这款茶,有老屋外婆的味道。

白、碧、清、绿、黄五色璀璨,洁净古怪的张力在茶的岁月来表示,它感动我们之悸动、发现它之消魅。我在四季与茶共语,与茶共沉淀。那些有音乐、有熏香、有文字的日子一律都在时光里惊艳自己,将闲愁杂念在茶里淡濡开去,茶香宁静可以致远,茶人淡泊却可以明志。

掌握不了时间的长短,那就拉长岁月的宽度,让自己慢慢闲下来,隐于市井感受最普通老百姓的烟火。带着一颗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闲情逸致。与浮躁和烦恼做个断舍离。闲庭独坐对闲花,轻煮时光慢煮茶。在与茶共舞的日子里,就像一位江南女子撑着油伞彳亍在乌镇的水阜边,那样的柔情,那样的寂静。像一幅画慢慢在着色中变得明朗,浓淡相宜,最后变成别人眼里的风景赏心悦目。荣格说过:前半辈子活在别人的认可里,那把后半辈子还给自己,去追随内在的声音。林徽因说太感性过不了柴米油盐,太理性过不了风花雪月,余生只愿手执烟火以谋生,心怀诗意以谋爱,将生活的锋芒熬成最香的浓茶,过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1718961245609041.jpg

德西、女、藏。中国金融作家协会理事、西藏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人民银行作家协会会员,西藏昌都市作家协会副主席。

请扫描二维码分享
1698阅读 26 编辑:岗路巴
相关推荐

Copyright © 2004-2024 tibetcul.com.
陇ICP备05000171号 | 甘公网安备 620100020000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