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求金巴:雪线上的牧歌(组诗)

本站原创 更求金巴 2024-03-29发布

1

 

鸿蒙初开  烟滔茫茫

古特提斯海一片幽邃深寂。

冈瓦纳大陆与欧亚大陆蠢蠢欲动

那沉眠于洋地已久的大陆架

注定要在最为强劲之撞击中

史上最厚重之基座

 

惊涛骤起  群山突兀而出

一片高大陆毅然隆起

南亚暖湿气流就此折回

再不润泽这片厚土

一任其寒风侵虐、朔雪漫漫

 

从此这片高地载冰雪而育江河

承山峦而铺原野

昔日波涛浩渺转而蔓草萋萋

江流纵横

 

时光一去千万载

暗呈世间造化奇

卓然屹立而起的重峦叠嶂

载多少冰魂雪魄

铺陈开江流遍布

支系横贯

湖泽繁夥的一方莽原沃野

这为众多生命不可企及之地

是寥寥能于猎猎风息中独存的生命所展开的

 

谁又曾想

这片高大陆所郁结而出的

这不是铺张

静承冰原雪野的输血

而后暗自逶迤而去的数条水系

竟有着滋润东亚沃土

澎湃出熠熠文明的万千气象

 

这里遂成为一片江河的世界

开启了一方生命逐鹿之场

奏去命运坚韧卓绝之壮歌

 

一滴水  滋养了万千的草场

一首歌  传唱了千年的辉煌

一朵花  芬芳了季节的绚烂

雪线的温暖上    驻守

奶奶  在耀眼的傍晚里

看到赶牧扬尘的牧童

牧童  在黎明的火光里

看到放牧明天的希望

 

长江  把火焰般的纯洁

沿农田

在谦卑的禾苗里

生长了千万的希望

一粒种子

从泪水中发芽

故乡

大雁飞过的沼地

战马饮过的怒河

拉伊情醉的温床

 

2


这里亦是人类跋涉苦难之高地

那标高的海拔不是征服自然标张为主人的高度

而是人类所能承受苦难的力度

是远牧的先民与自然契合的尺度

 

在辽久的神话中那与罗刹结合的灵猴的子孙

冥冥中开始了载荷苦难的跋涉

饱尝艰辛的征程

 

他们从木石索取火炬

让河流钻过罟网

跣足披发而高蹈

 

他们从肥羊收取膏脂

让这片高地上最具野性之牦牛

默立于帐幕之侧

 

在每一方荒原滩涂  

在每一处苔藓峭岩

都能觅得他们飘摇的身影

而那沉郁肃穆的表情

是得多少次在暴戾的风雪中孑然而居

在炙灼的烈日下逐草远牧

才能积蕴沉淀最终升华涅槃的面孔啊!

 

他们着宽袍大袖

不留墓冢

占有马背

逐草而居

在风雪凛凛之中

用牛毛帐篷支起生命傲然之张力

这素被外人称为荒蛮之一角

是远牧先民在山脊与鹰 隼 狼为伴

在漠野与羚羊为友  

手书坚韧不拔之巨书。

这一方天宇因他们而更加雄浑

这一片莽原因他们而更加轩旷

 

故乡

一万个夏季的牧场

我会想起

一万个黑夜消损的地方

你垒成巨人

故事    消隐如风

在这里

云朵绽放了花瓣

飞舞激荡了山峦

牧歌洗亮了晴空

河流叠翠了花香

在这里   四季如歌

 

3


在以枭禽作高翔的苍远背景下

未曾耕耘的雪冠谷间

惯于壮游的牧人

开始安居一隅  

撒播禾谷而祈风雨调顺

 

而那神话里猕猴的子嗣

受惠于郁郁青稞

自雅隆河谷走出

蕃衍茁壮

予每一方湖泽山野以神祇之名

 

自此  

那与孤鹰为伴

雄驹为友的先民

在风侵雪袭下

开始了对时间的征伐

 

雍布拉康是六大氏族用肩头荷起的王朝的侧影

那从神话的穹顶巍然而下的王系

在这片苦难所拔高的土地上

开始了对空间的拓殖。

 

南亚次大陆的暖风飘然而至

远牧的先民便毅然接受圣者的灌顶

而蒙诸佛的垂悯

唯知现世苦难之重

才会将噙浸慈悲的眼目远投彼岸

而对芸芸众生心怀忧怜

 

那弃离俗尘修隐寺宇的僧人

眉宇间隐见度尽世间苦厄之重志

经卷间掩藏与抒写的

不仅仅是对彼岸之求索与肯定

而且擎起了现世的洞见与实行。

 

当代的寻根者

反看历史的一角之峪口

在光轮与光轮的交错处

能隐见新垦地的磨镰人收割一捆稞麦

遂聚而为舞

这羊皮为封之史籍

虽浸渍烟尘

而其间麦香幽幽

是多少先民命运之祭物

 

从父辈的辉煌里启程

盘起英雄发辫

在额头上写下

太阳与月亮的光辉

孤傲如鹰眼

搏击万里的长空

在逍遥的蓬发中

豪洒英雄的骨骼

雪线上 既能适应夏的热情

也能开怀冬的刺骨

 

每一根白发的细丝

是一曲忧心的歌儿

每一条深处的纹烙

是一幅生活的水墨

爷爷   站立成山

儿孙   醉梦温怀

 

4


那由血性固化之王者的宫寝

从白头的冰原雪野走下

于历史的烟尘间蹄音阵阵

踏去一段岁月巍峨

纵时光杳逝

不曾凝滞的音节

依旧游走于牧者为之颤栗的喉头

那饱蘸沧桑与雄性之吟唱  

继而沉淀为史上最为浩繁的《格萨尔》

唯有饱砺风雪惯经寒霜的尚武之血气

才能凝结出这坚毅如磬石般凝重的字句

 

每一个词

都力钧生命征伐之重

史诗邈远的时代

只在牧者吟唱中留存

杳去的征者

兀自留下三十灵塔

供人们在魂梦中回味当年一段宏伟事迹

 

而这众多固化之记忆

经燧火凛风之磨砺

仍隐现当年气宇之峥嵘

弓弦骨簇之流响

 

一切宛如昨日

骢马鼓起望空长嘶

尤遗有远征之音韵

这方土地所雕凿出众人凌厉严峻的面容

恍若十三大将高举盾牌闪射着金属的光泽

 

这史诗

这代代脉动之血性

这歌声

这代代凝聚之精魄

 

空旷的黑夜中有几颗发亮的星星

我已经能够看到花朵的光芒

精灵一样的飘荡的长发

柔水一样横卧而下

清澈的双目

丛草中迷失

一滴雪水 滋养了万千的世界

一水一世界

一水养万物

 

5


四野茫茫

一声落照

英雄的部族远征而返

 

于是这闭塞之一角瞬间燃火纵歌

人声辉煌

众多的脚踝

一一踢开浮尘

 

苍劲之武士

左手握弓   右手舞剑

头饰火红穗边

踏开一段苍凉悠远征伐之途

而那无有伴奏之沉吟则庄如殿宇

凝穆峻毅

 

是前行还是却步

靴履沉沉

每一次转身都隐含一次残酷的历险

而每一抹余光

则复归凯旋后的从容

步步惊回

恍惚间

有战马嘶鸣

金戈相击之声

 

无论是独对鸷兽

还是群起击敌

武士之利刃从未止于风侵雨蚀

壮士之弓弩从未落于射鸟击石

而古铜的肌肤则天然一副铠甲

从未怯于兵戈火网

 

数千人铮铮之健步

数千支煌煌之利刃

数千张嚯嚯之劲弓

默蹈的武士意志雄横

决不屈就于强加之忧患

 

而明日宿醉后的舞者

将于晨光熹微中

披上佩剑的长服

向着他的畜群曳袖而去

 

正是这一方河源雪野

峭岩断壁

造就多少人心胸块垒峥嵘

这是收获之地

亦是征伐之地

是为万千雄性之血潮祭祀之地

 

这不朽之荒原

这大自然构建之基座

载多少生死爱欲

多少繁衍枯槁

多少征伐平和

一幕幕交叠

一幕幕泯灭

唯与雪豹默舞之隐者

傲然独遁

静看世间缘起缘灭

一番沧海变桑田

 

载着万物的祈祷

从雪山的静谧间撑起莲花般的慈悲

一路踏歌而来

举着日月般的笑颜

从诸神的光芒里带来雪山人的问候

一路欢腾而来

沿着雪线

穿过剑寒

抵达    三石灶旁

搭过帐篷的夏季处

马儿  就在那儿驰奔

牛儿  就在那儿斗角

羊儿啊  我两就在这里放歌

1711701339126578.jpg

更求金巴,又名金巴 。《星星》及《作家天地》刊物特约通讯员。系玉树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与玉树州作家协会秘书长、青海省作家协会会员、玉树州党外知识分子联谊会理事、青海省作家协会第九届委员、曾就读过鲁迅文学院。主要著作有藏汉诗歌集《游荡的魂》及纯民俗书籍藏汉撰写《称多民俗》,担任执行主编及撰写《青藏山水文化篇之(称多山水文化)藏汉两部》。以及藏汉版《康玛略史》及《嘎称多非物质文化及文物名录图典》等。合著有长沙好诗好文联合出版纯汉语《春华秋实》、三江源环保自然基金会联合一同出版纯藏文《自然与和谐》,青海省格萨尔研究学会一同出版藏汉版《雪域格萨尔文化之乡-玉树》。现担任编辑《康朵艺术》与《藏族人文讲坛》、《多德》(纯藏文版)、《唐蕃古道》(汉语版)。        曾在《星星》、《青年作家》、《诗刊》、《康巴文学》、《中国汉诗》、《青海作家》、《作家天地》、《群众艺术天地》、《作家》、《诗江南》、《岗坚少年报》、《好诗好文》、《青年报》、《小说天地》、《杂文天地》、《青海藏文法制报》、《青海湖》、《藏族民俗》、《呗嘎求珍》、《康巴印画》、《岗坚少年报》、《雪源》、《羌塘》、《贡嘎山》、《青海藏文报》、《西部诗刊》、《青海藏文法制报》、《格桑花》、《春华秋实》等国家级核心杂志与报刊上发表藏汉诗歌、杂文、 散文、 理论学术等。2015年进入上苑“国际创作计划”藏族诗人之一。获第三届(唐蕃古道)文学奖及省级等不少奖项。2018年《呗嘎确珍》15部文学期刊中荣获自由诗一等奖暨“藏巴”文学奖。2015荣获“理塘仓央嘉措国际诗歌节”优秀奖。工作之余用康巴方言配音电影电视剧有10多部作品。

请扫描二维码分享
3442阅读 133 编辑:岗路巴
相关推荐

Copyright © 2004-2024 tibetcul.com.
陇ICP备05000171号 | 甘公网安备 620100020000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