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杰扎西:秋天与破晓的弦子(组诗)

本站原创 南杰扎西 2024-03-06发布


神 曲 


黑色的海

丢失河中沉睡的梦

羊毛的拉格朗日点

宣告波德莱尔的

战栗

把响箭插在龙胆花心上

这是!

食草神的吟唱

 

 

牦牛一类的生物


我试着说出语言

“你一定是牦牛一类的生物”

我试着拔尽毛发,忘记吃草的本领

“你一定是牦牛一类的生物”

我试着剥离蹄甲,磨平犄角

“你一定是牦牛一类的生物”

我试着穿上衣服,拿起筷子

“你一定是牦牛一类的生物”

回到草原

牦牛看见我,转了一圈

“你不配做牦牛一类的生物”

秃鹫看见我,转了一圈

“你一定不是牦牛一类的生物”

 


时兴


不再有人买诗集了

因为饭馆用诗集装饰已不时兴

不再有人当诗人了

因为斯文败类在女生里已不时兴

不再有人写诗了

因为敲换行键赚稿费已不时兴

诗已不再有出路了

因为大家都停了笔

我也停了笔

因为我不是“官网认证诗人”

而社会闲散人员写诗已不时兴

 


是白天还是晚上


早晨,再次记起昨夜的太阳

天空黑暗,大地光明

太阳剥夺了月的权利

月沐浴夜的光明

清醒的活着是一种罪过

所以饮酒

静坐中呼吸是一种痛苦

所以骑马

我从不怀疑是白天还是晚上

草原的初雪不会盖住光明



我要说我还在等你


走过拉章的墙

骨质的笛子,挂在墙上的怀麻

我长在土里,像是草

龙胆的花心轻轻落在地上

“你喜欢我的故事吗?”

我已不在“噶丹夏珠达尔吉扎西益苏奇具琅”身边

她不知道远方的我是否能听见

距离产生了风景

徒劳与忧郁随之萌发

她不在乎

“我要说,我还在等你!”



关于世界平安的


双手合十

把祈祷灌满

每一个生者与逝客的身边

然后抚顶

“你也将渡过这条看似无边的河流



食用色素


漆黑的夜

我吃下工地捡拾的繁星

人们却叫这东西

铆钉

我吃下桥洞捡拾的枝叶

人们却叫这东西

钢筋

我吃下搅拌机捡拾的浆果

人们却叫这东西

沥青

人流涌动的市中心

我捡到了叫“食用色素”的东西

这肯定是工业文明生产出的

能吃的东西

1709655340786158.jpg

南杰扎西,藏族,2005年生,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合作市人。就读于中南民族大学中国语言文学专业。

请扫描二维码分享
2500阅读 331 编辑:岗路巴
相关推荐

Copyright © 2004-2024 tibetcul.com.
陇ICP备05000171号 | 甘公网安备 620100020000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