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卓:日月山(组诗)

本站原创 桑卓 2024-04-05发布


抛 镜


恍惚间,天各一方。

尽管是被谁安排,

亦或是自己寻来。

仿佛从那一盏命定的酥油灯起,

这一世命运情缘便不可更改。


可是这高原的寒风冽冽,

却吹不断你那柔弱脊梁——

撑起四十载山河无恙,富庶安康。


刹那,片片琉璃散落一地

却不知那是你相思的泪水,

亦或一路风尘陪同的嫁妆。


泪眼模糊中,

支离破碎的镜面拼凑出长安万家灯火团圆。

可是你知道的,

这里法轮千回百转,

却无法转出长安的月亮。


文成 且让我抚去你眼角的泪光,

拾起那残落一地的碎片

在梦里拼凑一个

朝思暮想的团圆景象。



唐蕃古道


风吹过衣衫褴褛的日月山,

古铜色的褶皱烙印着深沉沧桑的历史,

七彩的经幡诉说着唐蕃古道的故事——

虫草、玛瑙、老猎刀

皮包、烟斗、蓝花烟。


风马旗猎猎,

拉扯着刺骨的风在西北的旷野上狂奔,

肆无忌惮地呼啸而过。

摇曳中的每一份艰辛执着,

拉扯着经幡飘扬

仿佛也痛着后人的筋骨脉络。


袅袅风中的烟雾,

若隐若现几人几马——

那是那一代人留给历史的余味

是那一代人留给后辈的遐想…



孤 独


日月山头扑面而来的风,

裹挟着沙尘和戚戚寒意

拍打在早已麻木的面颊——

告诉我 我还活着。


杂乱无章的心绪被寒风吹动

似五彩龙达散落一地。

小心翼翼,

把心中的贪念藏在一个不为人知的角落。


我知道,

那份嘈杂与凌乱

本不该飘落在我的雪域,

我的故土。



归去来


一次次,泪眼模糊中

无从记忆那些临别时的叮嘱,

无从记忆那些渐行渐远的忧伤——

直至一颗颗沮丧至极的心,

弃巢而去,逆流而上。


直至母语在口中再也无法流利,

直至世代相传的结晶

在时代的洪流中夹缝求生。


可我知道,

巴颜喀拉的寸寸骨骨才是我的脊梁

冰川融水的大武河畔才是我的血沫。

漂泊中不见草原和牛羊,

手打乌朵却架不住身在异乡的惆怅。


归去来,

一段忘乎所以的热闹与喧嚣后,

又是一段未知与孤独的守望…

1712332100991479.jpg

桑卓,藏族,2004年出生,青海果洛人,现就读于中央民族大学汉语言文学系。

请扫描二维码分享
1913阅读 121 编辑:岗路巴
相关推荐

Copyright © 2004-2024 tibetcul.com.
陇ICP备05000171号 | 甘公网安备 62010002000069号